一叶雁栖

尸系写文,万年更新,有脑洞就存一下。然后安静潜水蹲粮。

鹿晗演唱会杭州站了解一下!

喜欢鹿晗的小可爱看过来呀♡♡
还有,求帮扩!!!
万年潜水不混圈的我被逼无奈
来帮室友优惠出一张
鹿晗10月13日杭州站的演唱会门票~

因为我室友她本来和闺蜜约好一起去的,结果被放鸽子咕咕咕,所以不想再去了,气。

关于门票的位置:  位置是看台靠前,
关于价格:   原价977,现在850出!!
       (•̩̩̩̩_•̩̩̩̩)票邮寄包邮!!!
来个天使救救这个小可爱吧!比心心♡♡
有需要的直接戳我!!!!
感谢大家♡

〖狗崽同人〗刀藏月光02

到达龙门镇住下,大天狗一刻不停打听着仇人的下落。然而他一无所获。
每日只能看着龙门镇的侠客们来往斗酒、豪言江湖;听着楼下成心找茬客栈老板娘的地痞流氓被其他旅客揍得痛哭流涕,哭爹喊娘。
原本应该最劳累的他,现在却成了客栈最无所事事的人。

小半个月的时间,如荒漠上疾行的风沙,匆匆而逝。
他依旧一无所获。上好的西市腔滚过喉咙,喝剩余的,则被他用棉布蘸取,仔细擦拭着刀身。
毕竟,这把刀是他现在唯一的伴侣。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这天黄昏时刻,他坐在二楼窗口,突然听到银铃作响,鼓声阵阵,楼下传来接连惊叹的叫好声。
……发生了什么?
大天狗微微皱眉,手指摩挲着刀柄上的白玉。

"那个红衣舞姬!当真是绝色啊!"
"那是,这等美人 ,毕竟是出自西域!"

红衣 舞姬……?
会不会是?上次遇到的那个人…?
…大天狗思来想去,眼下既无仇家线索,与其终日混沌在此,不如借此放松一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他索性招来小二要来一壶玉楼春,小酌着凝视那远处的舞者。

红日将落未落的光,将云彩染出一片彤色,云层边缘也仿佛如金镀,生出旖旎风光。那光也笼着红衣的舞姬身上,顺着舞姬半脸贴着的面具,折射出淡漠的冷光,灼的人视线有些疼痛。

美人眼神冷淡,红唇紧抿。她的腰身却婀娜多姿。鼓声渐起,那纤纤手腕、脚踝上,各有银铃缠绕,随之清脆作响。她的手心上下翻转,似柔弱无骨,却花样百出,宛如蓓蕾初绽。鼓点变得急躁,渐有疯狂之意,红衣的舞姬脚尖点地,飞速旋转着向前而去,乌墨长发上璎珞叮当,若花蕾最终绽放,裙纱飞扬,一朵虞美人盛开在广袤的大漠中。此时的鼓声早已亟不可待,又见一个胡步旋转,她却已来到镇子中心的那棵老树之下。
霎时,鼓点声迅速收敛,不再有半点生息。
舞姬无言,只轻抬起左臂 ,撩起一片红纱,手腕翻转,却是又成了一朵花,静静搁在脸边,一抹微笑倏尔出现于她唇角。
夕阳独有的红光朦胧的映上来,不消片刻,复又消失殆尽。
她静静地,就着这个姿势。在人群处,深深望向二楼窗台上的刀客。

日落了。
龙门镇里的灯火,悄然而起。

当所有人都对那抹红色目不转睛时,大天狗手持的杯子也久久不曾落下。可他突然发现人群左侧有些异样——他的仇家也在欣赏这支大漠儿女的胡旋舞。
提刀自窗口飞身而下,一如墨鸦似的风暴闯入人群中心,众人惊呼后才发觉大事不妙,纷纷惊慌逃窜。人群一动,他再难找寻仇家身影。
踏上客栈处露天招待旅客用的桌子当个制高点,大天狗正凝神寻找仇家所在,却又听得一阵吸气声,那红衣的舞姬却是受制于仇家身前。

一把寒光剑静静搁在她的脖颈上。

〖狗崽同人〗刀藏月光

古风paro
大天狗x妖狐。
为开车而开车 。
剑网三面具〖天妒画颜〗设定,龙门荒漠,明教出场设定注意。

刀藏月光01

刀客孤独的行走在沙漠里。
黄沙漫天,楼兰古迹处,荒无人烟。
行囊里的干粮和水已经不够了。追着仇家一路向西北前行,却始终不见仇人身影。眼下沙暴来袭,他又只能掩藏在断壁残垣之中,等待天气转晴。
大天狗有些着急。再这样下去,怕是连命都要葬在这荒漠之中。

“叮叮……叮叮……”狂风之中,竟然细细传来铃铛的声音 。
……什么人在附近?
大天狗警觉到有人靠近,踩灭刚生起的篝火,贴身靠在墙边屏息以待。右手已悄然握住刀柄,左手拇指时刻准备为刀开鞘。

一匹骆驼突然闯入视线之中。
骆驼上还载着一袭红衣。

骆驼离刀客更近了些,近的能让刀客看清女子猎猎长发上的珠玉璎珞,以及脸上那一枚金色面具。面具下,一双眼睛深深望向刀客些许时间,那女子又转过头去。

渐渐的,骆驼又逐渐远离
……只是过路人而已。

大天狗倏地放松下来。他已经很累了。就地抱着刀靠墙而坐,这么一睡,就到了翌日清晨。

早上光线好些,但荒漠的流沙不时移动方向,又让他迷失了道路。
然而奇怪的是,每次他找不到路时,耳边隐隐约约都能听到有驼铃轻轻作响。他疑惑着,但依然选择跟随驼铃一直向前走。日落前 ,大天狗终于看到龙门镇楼顶上的风车。

驼铃声就此消失了。

策藏小甜饼下一段。啊拆成两段真的麻烦

只有60s……拆两段吧。策藏小甜饼。难得双开截图玩哈哈哈

溯回

梦里  是飞鸟亦是游鱼
乘着跋涉千里的风
温柔了星辉流动的溪水

森林里每一片树叶
都缠绕而过
山涧下每一缕柔荇
都小心触及
在偷偷的练习
练习如何为你
化作 绕指的柔情

弦月裹着如纱的薄云
在这广袤的夜空
花前 月下
良人 赴约
烛火后的影子
悄悄在颤抖

飞鸟也好游鱼也罢
又乘着跋涉千里的风
回到最初的起点

泪水  悄然滑落
落入静谧的海
它亦不敢奢望
消散在月色中

他们两个真好看啊qwq

产粮玄学……
我家连连有老公了!

【双龙组】起床那点儿小事

荒x一目连 ooc有
小段子
听说产粮玄学很灵验啊
小学生文笔
只有空巢连连的我诚心求个荒啊

起床那点小事儿

一目连神游般迷迷糊糊的走到卫生间,找到架子上的牙具,睡眼惺忪的站在镜子前刷牙。

荒抱着手笑盈盈的站在他身后,靠着洗衣机看着镜子里面眼睛都睁不开,有一下没一下刷着牙的恋人。
     
吐掉泡沫,漱清牙齿后,粉发的青年脚都不愿意抬一下的站在原地伸手去拿镜子边的毛巾。

唔……够不着。
一目连还是往毛巾前走了一小步。
……还是够不着。
这是为什么呢。仍在睡意朦胧的人疑惑的抬起眼,默默盯着毛巾,有些怨念。

荒憋笑站在恋人身后看他可爱的举动,终于贴过来,伸手环住一目连的腰搂到怀里,顺便把毛巾一只手勾到取下来递给他。

“连,醒醒,等会还要上课去”

荒把一目连转过来面对他,低头捧住恋人的脸,凑近,吻上。

嗯……刚刷完牙的唇瓣还带着丝丝水蜜桃的甜美气息,软软的。

粉发的青年却突然皱眉,赌气般推开荒:“荒…好困…唔…我想睡觉……”说完,一下栽倒在荒怀里,脑袋埋进他的肩窝,蹭过来蹭过去。嘴里含含糊糊的气音,好像在控诉着什么。

“昨晚上非要看完电影再睡觉的人是谁,现在知道困了?”荒无奈又好笑的把一目连固定在怀里,双手穿过青年纤细的腰际,半搂着将他抵到水池边,然后打湿了毛巾,温柔细致的给一目连擦干净脸。

之后,荒又低头亲亲一目连的眼睫,弯腰把人抱起来带回餐桌前。

嗯。喂他可爱的没睡醒恋人吃完了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