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雁栖

尸系写文,万年更新,有脑洞就存一下。然后安静潜水蹲粮。

〖狗崽同人〗刀藏月光02

到达龙门镇住下,大天狗一刻不停打听着仇人的下落。然而他一无所获。
每日只能看着龙门镇的侠客们来往斗酒、豪言江湖;听着楼下成心找茬客栈老板娘的地痞流氓被其他旅客揍得痛哭流涕,哭爹喊娘。
原本应该最劳累的他,现在却成了客栈最无所事事的人。

小半个月的时间,如荒漠上疾行的风沙,匆匆而逝。
他依旧一无所获。上好的西市腔滚过喉咙,喝剩余的,则被他用棉布蘸取,仔细擦拭着刀身。
毕竟,这把刀是他现在唯一的伴侣。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这天黄昏时刻,他坐在二楼窗口,突然听到银铃作响,鼓声阵阵,楼下传来接连惊叹的叫好声。
……发生了什么?
大天狗微微皱眉,手指摩挲着刀柄上的白玉。

"那个红衣舞姬!当真是绝色啊!"
"那是,这等美人 ,毕竟是出自西域!"

红衣 舞姬……?
会不会是?上次遇到的那个人…?
…大天狗思来想去,眼下既无仇家线索,与其终日混沌在此,不如借此放松一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他索性招来小二要来一壶玉楼春,小酌着凝视那远处的舞者。

红日将落未落的光,将云彩染出一片彤色,云层边缘也仿佛如金镀,生出旖旎风光。那光也笼着红衣的舞姬身上,顺着舞姬半脸贴着的面具,折射出淡漠的冷光,灼的人视线有些疼痛。

美人眼神冷淡,红唇紧抿。她的腰身却婀娜多姿。鼓声渐起,那纤纤手腕、脚踝上,各有银铃缠绕,随之清脆作响。她的手心上下翻转,似柔弱无骨,却花样百出,宛如蓓蕾初绽。鼓点变得急躁,渐有疯狂之意,红衣的舞姬脚尖点地,飞速旋转着向前而去,乌墨长发上璎珞叮当,若花蕾最终绽放,裙纱飞扬,一朵虞美人盛开在广袤的大漠中。此时的鼓声早已亟不可待,又见一个胡步旋转,她却已来到镇子中心的那棵老树之下。
霎时,鼓点声迅速收敛,不再有半点生息。
舞姬无言,只轻抬起左臂 ,撩起一片红纱,手腕翻转,却是又成了一朵花,静静搁在脸边,一抹微笑倏尔出现于她唇角。
夕阳独有的红光朦胧的映上来,不消片刻,复又消失殆尽。
她静静地,就着这个姿势。在人群处,深深望向二楼窗台上的刀客。

日落了。
龙门镇里的灯火,悄然而起。

当所有人都对那抹红色目不转睛时,大天狗手持的杯子也久久不曾落下。可他突然发现人群左侧有些异样——他的仇家也在欣赏这支大漠儿女的胡旋舞。
提刀自窗口飞身而下,一如墨鸦似的风暴闯入人群中心,众人惊呼后才发觉大事不妙,纷纷惊慌逃窜。人群一动,他再难找寻仇家身影。
踏上客栈处露天招待旅客用的桌子当个制高点,大天狗正凝神寻找仇家所在,却又听得一阵吸气声,那红衣的舞姬却是受制于仇家身前。

一把寒光剑静静搁在她的脖颈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