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雁栖

尸系写文,万年更新,有脑洞就存一下。然后安静潜水蹲粮。

化鹤归

01

纯阳宫一如往日静谧。
华山终年落雪,莹白不分四季飘落山巅,放眼是连绵不绝的白。细碎的雪花粘连在眼睫上,带着清冷气息。片刻就消融为温润的水珠,折射透亮的光。这小小芥子就映满了天地白茫,映上了黒檐抱雪的三清大殿。
晏云疏提剑站在殿后的一棵雪松下晃神,不知在想什么,肩上一层薄薄的雪,嵌在他墨蓝的道袍上很是相称。

裴清涟转着墨笔,匿在殿门的八卦图雕花背后凝神看他许久。
裴清涟并非纯阳中人。他是江湖人称“只笑桃源非梦中”的万花谷的一名弟子。他来纯阳,是因为师妹裴清挽。
裴清挽和师兄不同,她单修离经,年纪尚小医术就已获极高的称赞。此番来到纯阳,正因纯阳一真人座下弟子突患奇病,寻遍天下名医无果后,纯阳无奈请得万花中人为他医治。于是她果断带上这位心法双修,能打能医的师兄当自己的助手来到纯阳。

偏巧裴清涟在三清殿里下意识的回头,就看见了晏云疏。

雪松上的积雪忽的簌簌落下一块。不偏不倚落在晏云疏向下微点的剑锋上,碎散如凋花碾尘。他被迫回神。
晏云疏低下眼帘,转身抬头望向三清殿。

裴清涟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苍白削瘦的下颌,微抿的唇,再向上,是挺直的鼻梁,剑锋为眉。然而,然而他的眼。

裴清涟从没有见过这样一双眼。他的直觉告诉他,最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他自己被直接看入那双眼中,无处躲藏。
他好似被裹挟入一场茫茫风雪里,没有方向,漫无边际的寒冷透彻心扉。他的长发四散,沾满白色,宽大衣袖里灌满凛风。裴清涟没来由的感到惊慌,凭着直觉,艰难的迎着风走。
前面朦胧间出现一个墨蓝道袍的身影。
那身影寂寥的站在风雪中,忽然回头。双眼望着裴清涟,有他看不懂的悲悯。他好像又启唇说了句什么,倏而敛下身旁狂躁的风雪化鹤而起,鹤唳清啸,乘风归入天际。
风雪骤停,晴空万里。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入裴清涟的掌心。

“师兄…师兄?”耳畔师妹的声音响起,裴清涟发现自己还在那八卦图的雕花窗后站着。
墨蓝道袍的身影早已消失于窗外。
“…哎呀……你在发什么愣呢?”师妹歪头望着他“莫非…莫非你是看上了哪位道姑?还是……哪位道长呀?”
……
裴清涟只得尴尬的咳嗽两声。是该说你一语道破真相了吗师妹。

“额…抱歉,刚刚在想一些事情,走神了。”
“哎,师兄居然走神了。刚刚走过去一个好的道长,穿了身墨蓝道袍,名字也特别好听,叫晏云疏。你走神了没看见真是可惜啊可惜……”

……晏云疏么。云疏云疏,浮云疏于天际。
师妹,一点都不可惜。这应该是可喜。
裴清涟轻轻笑了,
他想要留下这只鹤。


评论

热度(13)